历史上的纪晓岚什么样(历史上真实的纪晓岚)

中国历史上真实的纪晓岚,经过人们的“戏说”及艺术创作,成就了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中的清朝中后期的重臣,其正直善良、幽默诙谐的形象在中国家喻户晓。

“戏说”纪晓岚的“风气”,并非现代人独创,这种“创作”的习惯在与纪晓岚同时期的文人的著作里便已经开始了,如清人英和《恩福堂随笔》、张培人的《妙香室丛话》、梁章矩的《归田琐记》、昭梿的《啸亭杂录》,陈康祺的《郎潜纪闻》《燕下乡脞录》等等,将纪晓岚的一些传闻、轶事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夸大描述——这些作品的确丰富了纪晓岚这个人物的形象,却也让我们了解这个人的道路变得崎岖难行了起来。

那么,作为清朝中后期重臣的纪晓岚,在历史上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面貌呢?且让我们透过史实及传说来对他进行一个定位。

纪晓岚名纪昀,字“晓岚”,另字“春帆”,雍正二年(公元1724年)生,嘉庆十年(公元1805年)逝世,献县(今属河北献县)人。纪晓岚的故乡献县,是一方积淀了丰厚文化底蕴的土地,物产丰富,交通较发达,早在汉朝时,便已有了“献县”之名。汉时景帝之子刘德受封地于此,刘德死后,谥号“献王”,这就是献县的发源。明代初年,纪晓岚的祖上自江南迁徙到献县后,便在此扎根,到纪晓岚的时代,已成为当地望族。

纪晓岚出身高门,家学熏陶之下,在读书上展现出超越常人的天赋。纪晓岚幼年入学,熟诵《三字经》、《千字文》等启蒙读物,熟读四书五经,精于史籍、方志,对百家杂说、天文历法、诗词歌赋,甚至医经,笔记小说等涉猎甚广。传闻纪晓岚小时候,经常看书,却鲜少掏钱买书,时人惊异其举止,问询之下,才知这个小孩竟有过目不忘之能。

图片[1]-历史上的纪晓岚什么样(历史上真实的纪晓岚)-欣欣百科网

人们常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而所谓“过目不忘”,其实在现实当中是存在的,现在有档名为《最强大脑》的综艺节目,便将这类天赋卓绝的“高手”展现在了世人眼前,其选手记忆力之强,让人叹为观止。纪晓岚少时有“神童”之称,他能力就算没有达到过目不忘的地步,但广泛为人所知,并能够让人们津津乐道于这种以讹传讹的境况,天赋可谓卓绝。传闻纪晓岚除了博闻强识之外,还是个“多面手”,会作诗、赋,尤其擅长对对子。

纪晓岚十岁时应童子试,考官有意考量其才思,出上联“十岁顽童,岂有登科大志”,纪晓岚对曰“三年经历, 料无报 国雄心”,考官惊异之下,以门神图像再出上联“门上将军, 两脚未曾著地”,纪晓岚再对,“朝中宰相,一手可以托天”,考官又对以“宝塔六七层, 四面东西南北”,纪晓岚答曰“宪书十二月,一年春夏秋冬”——对联,本是出联之人占尽利处,但纪晓岚以十岁稚童之身对答如流,可见才思敏慧。这个故事或许是时人(或后人)附会而来,但人们不会无缘无故对一十岁童子加以如此殊荣,正所谓“空穴不来风”,少年的纪晓岚必有出人之处,方能得众人如此赞赏。

纪晓岚于乾隆九年(公元1744年)参加乡试,时年二十一岁,虽然此时的他也算是饱读诗书,却正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年纪,年少轻狂的纪晓岚不慎违背了规则而落榜。三年后,纪晓岚卷土重来,于顺天应乡试,一举夺魁。乡试题目有一“拟乾隆十一年上特召宗室廷臣,分日赐宴瀛台,赋诗联句,赏花钓鱼,锡赉有差,众臣谢表”,纪晓岚以铺叙手法,对场面进行瑰丽的想象,加之对仗工整,力压众人,乾隆皇帝也是因此卷初识纪晓岚之名。关于这场考试,还有一点要提一下,即数位考官阅卷时先阅的是一朱姓文人的答卷,其时已将其列为等一,但后来批到纪晓岚的答卷时又以纪为优胜,这才改定——在文章一道,八十分和五十分倒易分辨,但九十九和九十八是不易分辨的,这说明纪晓岚的文章与第二名之间差距巨大,高下立判的悬殊,这才能让人一眼看出来,纪晓岚大文豪的地位,看起来是无可动摇的。

乡试之后,次年便是入京会试,纪晓岚又一次落榜,原因不明。但此次落榜是他一生之中较为重要的经历,此时的他虽然带着些年少的轻狂之气,却已经有了几分阅历,他在此次应试的文人中广泛交游,结下一批知音,“议论飙发,四座耸动”、“品酒斗茶,留连唱和”、“交游款洽,来往无夙期,宴会无虚日”,对纪晓岚来说,也算是一次对“内功”的修炼了。乾隆十九年(公元1754年),纪晓岚高中,殿试列名二甲第四名,官拜翰林院院士,开始了他的官场生涯。

旧时文人眼中的翰林院,其地位相当于现代中国科学家眼中的中科院,被文人学者视为至高的荣耀。翰林院号称“贤俊蔚兴,人文郁茂,鸿才硕学,肩比踵接”,纪晓岚进入其中,可谓得偿所愿,身入其中,如鱼得水。加之乾隆皇帝本身也是个文学家,有着深厚的文学涵养,纪晓岚很快便成为备受宠信的文臣。

纪晓岚随侍乾隆左右,以其深厚的文学功底及近乎变态的学习能力,对乾隆所要求的“功能”倒是一应俱全,如应制作文,编纂书文,参与典礼或者出巡扈从等,尽可应付,他也因此更得到乾隆皇帝的嘉奖——现在,我们来反思,这样一个长期随侍于皇帝左右的“御用文人”,不拍马屁,能行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我们知道李世民是史上少有的宽宏之君,传说当然魏征指着他的鼻子骂也就让他生了几天气而已,并不对魏征刀斧加身。这事儿为什么传为佳话?因为两千年就他一个。其他皇帝对大臣,虽然谈不上说杀就杀,却也没有哪个臣子敢轻易冒犯所谓天颜。正所谓“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风吹草偃,这个道理在意志上也是通用的,皇帝的意志,大臣有“义务”跟随并加以实现,当然,不“偃”也可以,不过那代价多半是被风吹折喽。纪晓岚看起来没有被乾隆“吹折”迹象,反倒有种越来越“茁壮成长”的味道,所以,他与能忍“跨下之辱”韩信有几分共性,与当年怒沉汨罗江的屈原是没什么交集的。纪晓岚在官场中,虽然算不上顺风顺水,却也是混得风生水起,他先后任编修、侍读,起居注官、侍读学士、詹事、兵部右侍郎、左都御史、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太子少保、国子监事等——为官五十余年,这样长的时间,若是那些违逆皇帝的官员,足够死好几百个来回了,他却能在八十一岁时寿终正寝,为人圆滑那是必须的。

图片[2]-历史上的纪晓岚什么样(历史上真实的纪晓岚)-欣欣百科网

纪晓岚多次任乡试、会试的考官,主持“抡才大典”,他对清王朝的贡献,一在于发掘了较多的人才,另一个,便是其受命编纂、整理的四库全书。纪晓岚为人或许圆滑,但他做事的态度是绝对的认真,他有感于自已的两度落榜,所以在主持考核时是特别的用心的,亲自阅卷,反复审核等毋庸多言,纪晓岚曾说,“当年多少遗才憾,珍重今操玉尺量”,每年乡试、会试,少有不服之人。

古代的官场,其实比战场更波折诡谲,在战场,敌我只有双方,你对着敌人砍就能保命,但在官场,你根本难以看清哪个是敌,哪个是友,甚或“路转黑”,一个不好便让保持中立的人变成了敌对。圆滑在这里不是缺点,而是一种保身的必要手段,当年陶朱公何以能够与西施泛舟西湖?当然是因为功高震主,他与越王的矛盾再难调和,若非激流勇退,只怕落个身首异处的下场。我们都知道明清两朝的文字狱最是猛烈,动辄便是抄家灭族,最惨烈的,甚至牵连十数万人,而纪晓岚坐在哪里?他奉皇帝之命编四库全书,这里面有多少字呢?《四库全书》,共收录古书3503种,计79337卷,达36000余册,他要是没有个高明的处世之道,只怕早就被人拎走了脑袋。

纪晓岚为官多年,而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便是各种戏说之中他与权势滔天的贪官和绅的针锋相对。事实上,纪晓岚是没有那个分量与和绅碰撞的,这里面有两个原因:一是纪晓岚在皇帝心里的地位没有大家想象地那样高,纪晓岚不过是御用文人而已,没到军国大事的地步,碰不过和绅;二是他与和绅,两人相差了二十余年的年纪。

纪晓岚虽出身望族,但作为一个两度落榜,凭借“软实力”冲上来的官员,自然是看和绅这种靠“硬实力”走后门身居高位的官员不上眼。两人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和绅懒得理他,他虽然瞧不上眼和绅,却也犯不着鸡蛋碰石头。至于后世纪晓岚百般戏弄和绅的戏码,不过是后人所作的艺术升华和人们坚信邪不胜正的理想化拓展罢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35
评论 抢沙发
欣欣百科网的头像-欣欣百科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