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为什么要割掉自己的耳朵(梵高到底是为了什么割耳朵)

众所周知,他是一位饱受折磨的天才,梵高37岁时,用左轮手枪在奥维尔麦田自杀,短短的艺术生命中共创作了2000幅作品,只卖出去一幅。他的一生都是在贫困和无人理解的孤独中度过的,精神一度很不正常,他邀请高更去阿尔,但是和高更性格不合,1888年梵·高邀请高更来阿尔同住,但两个固执的艺术家却是不断的争吵。在一场剧烈争执后,高更大怒而去,梵·高无法阻止,亦无法抑制自己的激动,割下自己的右耳。(也有说要杀高更未遂)他把自己的左耳割下来送给他喜欢的一个妓女,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只要病情好转,他就画画,终于耗尽了一生。

图片[1]-梵高为什么要割掉自己的耳朵(梵高到底是为了什么割耳朵)-欣欣百科网
麦田里的乌鸦
梵高在精神接近崩溃的时候,曾经用剃须刀片割下了自己的一只耳朵。他是试图用这个举动唤醒自己,制止内心愈演愈烈的疯狂? 抑或,这本身就是一个疯狂的举动?我记得他有一幅自画像,描绘着用纱布包裹住耳部伤口的自己——他的眼神中没有疼痛,只有恐惧,仿佛能倒映出那刚刚消失的风暴的影子。如果允许我给这幅画另起一个标题的话,我会把它命名为《自己的伤兵》。在自己的战场上,梵高伤害了自己,又包扎着自己。——并且还以一幅自画像留作纪念。 是一念之差吗,还是蓄谋已久?他把仇恨的锋芒指向自身,指向一只无辜的耳朵——也许在那一瞬间,他与世界达成了和解,却加倍地憎厌自己,憎厌镜中的那个丑陋且变形的男人。于是,他的手势就像一列失去控制的火车冲出轨道,伴随着一阵疼痛般的快感抑或快感般的疼痛,那只鲜血淋漓的耳朵,成为他自己的牺牲品。莫非在梵高心目中,耳朵已是今生的一团赘肉——它只能听见世界的喧嚣,却对内心的狂潮置若罔闻?抑或,他太害怕日夜倾听自己的呻吟——那简直比外界的雷鸣闪电还要刺目,还要刻骨铭心?否则,他的刀锋不会随便选择发泄的对象——哪怕是针对一只微不足道的耳朵,也是有目的的。在冰流的铁器与滚烫的肉体的最初接触中,梵高对自己以及整个世界充满了破坏欲,必须通过打碎点什么才能获得平衡。这就叫做可怕: 心理的疯狂已演变为生理的反应,甚至表现为某种嗜血的倾向。在一声陌生的惨叫中,梵高本人获得了双重身份:既是刽子手,又是受害者。理智的天平倾斜了:他对自己的残忍超过了对自己的体恤。第一滴血,意味着他对自身犯下的第一桩罪行。 对于梵高割掉的耳朵来说,海水的声音也就是血液的声音、鲜红的声音。他仿佛要被世界的血、被大海的黄昏给淹没了。耳朵是他肩头的落日,遭受了沉重一击。女作家陈染的小说中有如下一段话:“我不爱长着这只耳朵的怪人,我只爱这只纯粹的追求死亡和燃烧的怪耳朵,我愿做这一只耳朵的永远的遗孀。”那只坠地有声的耳朵,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弹片,是一次无声的战争的纪念品——在我们想像中,它一直代替大师那枯萎的心脏跳动着,如同一架永不停摆的挂钟。在世界眼中,梵高疯了。但在这只耳朵的听觉中,世界疯了。 世界把自己的癫狂最先传染给人类的画师——就像曾经给他的笔端注入魔力。我们惊讶地注视着梵高扭曲的面孔、恐怖的眼神和颤抖的手势:他仿佛在代替整个人类受刑,成为痛苦的化身。想到这里,也就能理解梵高作品中挣扎的线条与狂舞的色块:倾泄的颜料里调和着他的血,而画布,不过是他包扎伤口的绷带。这是一位生活在伤口里的大师,他习惯用伤口对世界发言。这是一个疼痛的收割者,他的镰刀最终收获了自己的耳朵。 世界没能挽救这个垂危的病人。梵高放下滴血的剃须刀片——不久,又拾起一把左轮手枪。他似乎越来越把自己当作假想的敌人,不断挑选着攻击的武器。最终的结果自然是毁灭性的:在法国阿尔的一块麦田里,他用那只拿惯了画笔的手,对自己扣动了扳机。每当欣赏着一个多世纪前梵高的遗作(哪怕是印刷品),不知为什么,我总能隐约闻见一股硝烟的气息——或者说,死亡的气息。但是跟他的死亡相比,他的疯狂似乎更为恐怖。一只被阉割的耳朵,要比一具中弹的尸体更令人触目惊心。梵高死了,却留下了一只著名的耳朵——这最后的遗物似乎并没有失去听觉,收集着后人的议论。这只在故事中存在的失血的耳朵,至今仍像埋设在我们生活中的听诊器,刺探着我们的良心。梵高死了,耳朵还活着,还拥有记忆。

对于梵高割掉耳朵,普遍流行的说法是,1888年12月23日夜晚,梵高在精神错乱状态下用剃刀割下自己的一只耳朵,差点失血过多而死。据说他把这只耳朵包在一块画布里交给了附近妓院里的一个妓女。

另一流行的说法是,梵高的朋友高庚骄狂蔑众,从一开始就不断嘲讽、揶揄梵高,经常取笑他的情场失意,同时又妒忌梵高的艺术和他对艺术的忠诚,生性淳朴憨厚的梵高总对朋友宽宥容忍。一次,高庚预先买通妓女,当众侮辱、奚落梵高,羞辱交迸的梵高怒不可遏,与高庚大闹一场愤然离去。1888年12月23日夜晚,高庚又买通一个妓女耍弄他。那女人对梵高说:“你给我五个法郎,我便好好接待你,否则用你的大耳朵送我做圣诞礼物。”喝得半醉的梵高抓起一把锐利的剃刀将右耳割下,包在一块画布里派人送到妓院。那妓女见到血淋淋的耳朵便吓昏过去了,凡高则因失血过多被送进医院。后来,他曾画了许多自画像,其中割了耳朵的自画像最为著名。据说那个时候他已经精神紊乱了.

但是最新有消息报道,是被人割的:

汉堡市专家的最新研究成果提出了截然不同的说法:

文森特·梵高的耳朵其实是在一次争吵中被保罗·高更用剑割掉的,梵高编造谎言大概是为了保护这位画家。

高更擅长击剑,当晚,他在梵高位于法国的住所与梵高不欢而散。他带着行李走出房间,手里拿着他的剑。梵高此前曾向他扔了一个玻璃杯,于是忐忑不安地紧跟在他身后。快到一家妓院时,两个人的争吵越发激烈,高更举起剑割下梵高的右耳垂———也许是因为愤怒,也许是出于自卫。 然后他把剑扔进了罗讷河。

虽然历史学家拿不出“确凿证据”支持其说法,但他们表示,他们的解释最符合逻辑,正好可以说明梵高为什么临死前留言给高更说:“你是安静的,我也会保持安静。”

他们引用了梵高和弟弟特奥之间的通信,梵高在信中提及高更要求从阿尔勒取回击剑面罩和手套,但没有提及剑。

有德国艺术历史学家表示,事情的真相始终扑朔迷离,因为两个人都信守“沉默约定”,高更不想被起诉,梵高则徒劳无益地试图保全他难以割舍的朋友。

在《梵高的耳朵:保罗·高更与沉默约定》一书中,汉斯·考夫曼和丽塔·维尔德甘斯宣称,导致梵高两年后自杀的正是这次剑伤而非梵高的精神疾患。

考夫曼说:“他在信中写道,幸好高更没有携带机关枪或别的火器。” 他还指出,梵高用“ictus”画了几幅耳朵素描。上述两位专家认为,耳朵上方奇怪的锯齿形代表着高更的佐罗式击剑动作。

上述两位专家认为,耳朵上方奇怪的锯齿形代表着高更的佐罗式击剑动作梵高的爱人是一个妓女 他把他所有的钱都用在画画和妓女身上 有一天妓女说想要梵高的耳朵 于是梵高真的把耳朵割了下来 有了著名的梵高的自画像 但是当梵高把耳朵给了妓女的时候妓女被吓跑了 。 历史学家一直认为大画家梵高为了一个女人而亲手割掉了自己的耳朵,不过德国汉堡大学的科学家却在近日宣称,割掉梵高耳朵的是其好友、同样赫赫有名的画家高更,他因为一个妓女而与梵高起了争执,遂用剑砍掉了梵高的耳朵。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46
评论 抢沙发
欣欣百科网的头像-欣欣百科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