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有多少人口(全世界总人口数是多少)

联合国成立5年即1950年时,世界人口总数近26亿人;时至2011年10月,该数值就已经达到了70亿。联合国预测,世界人口将在今后三十年里增加20亿,从目前的近77亿,增至2050年的97亿,并可在2100年达到110亿的峰值。
虽然世界人口基数大,但是如今仍有不少国家面临低生育率与人口老龄化问题。一些国家如俄罗斯、韩国、意大利、澳大利亚等都积极鼓励生育,这背后则是人口思潮中“增殖人口论”的体现。
在世界上存在的众多人口理论中,“增殖人口论”作为其中之一,强调人的生产属性,鼓励增多人口,故也被称为“人手论”。该理论认为人能利用双手创造出更多产品、生产资料与财富,经济会蓬勃发展。
在中外历史上乃至今日,“增殖人口论”在许多时期得到了国家层级及一些学者的重视。
历史上,孔子及其儒家学派是“增殖人口论”的重要代表,其认为人口与土地是国家的重要根本,而人口的作用更大;墨子、管子、商鞅等人也支持人口增殖。同样,春秋末期的越王勾践,为了强兵富国,也大力推行人口增殖政策。
至西汉刘邦、晋朝司马炎与唐朝等朝代,人口生育也都得到朝廷的重视,并有相关的政策辅以推行。
可以看到的是,“增殖人口论”在历史上受到了众多君王的推崇,背后主要是封建时代自给自足的经济条件下,人民群众是税赋与兵役的重要来源。且封建时代一般认为,人口众多代表着国家繁荣昌盛。
于是在历史的多个时期,为增多人口,不同的婚姻与生育政策被积极或强制推行。
如越王勾践规定“女子十七不嫁,其父母有罪;丈夫二十不取,其父母有罪……生丈夫,二壶酒,一犬;生女子,二壶酒,一豚;生三人,公与之母;生二子,公与之饩”。不仅规定了男女嫁娶年龄与惩罚,还给予了不同生育人数的不同奖励。
《晋书·武帝纪》还记载了司马炎对女子婚嫁的强制政策,“制女年十七父母不嫁者,使长吏配之”;《宋书·周朗传》中也记录了“女子十五不嫁,家人坐之”;唐代《令有司劝勉庶人婚聘及时诏》中甚至还鼓励富人给予穷人在婚姻上一定的资金支持。
而在国外历史上,也有众多学家或重商主义者提倡增多人口。
如著名的古希腊史学家色诺芬认为,“去远征敌人必须有人,而耕种土地也需要人的助力”,即认为人口的增多能够有助于奴隶主阶级增强农业生产与军事力量,巩固统治。
为此,色诺芬提倡以人口增减作为地方官吏任免、奖赏、升降职的重要依据,并提出了多种吸引境外移民的措施,如“允许外国人在他们侨居国建筑房屋并长期定居”。
至16-18世纪,众多重商主义者如法国的琼·波丁、英国的托马斯·孟、意大利的博太罗等认为人口能推动商品及贸易的发展,鼓励人口生育。

图片[1]-全球有多少人口(全世界总人口数是多少)-欣欣百科网

受低生育率与老龄化等问题影响,2017年欧洲近66%的国家、亚洲近38%的国家都在采取鼓励生育的政策。
如俄罗斯认为生育子女多的妇女是“英雄母亲”,提供“母亲基金”;意大利计划以直接付款或税收优惠的形式提供生育抚养补助;瑞典为夫妻二人提供长时间的带薪产假,并对给予托儿服务补贴。
另一种思潮的演变——“控制人口论”
与“增殖人口论”相对应的是“控制人口论”,其出于对人口快速增长的担忧,认为应该限制人口增长,强调人的消费属性,故也被称为“人口论”。
在国内历史上,虽然极少有统治阶层会同意限制人口增长,但确实存在一些思想家或知识分子支持“控制人口论”。
与儒家思想不同,韩非是国内历史上最早的人口过剩理论的代表人之一。韩非所处的春秋战国时期,出现了“礼乐征伐自天子出”递降至“自诸侯出”、“大夫执政”等“礼废乐坏,大小相逾”的现象,国家的政治、军事面临巨大动荡,也出现了“人众财寡”的局面。
韩非认为:
“古者丈夫不耕,草木之实足食也。妇人不织,禽兽之皮足衣也。不事力而养足,人民少而财有余,故民不争。……今……人民众而财货寡,事力劳而供养薄,故民争。虽倍赏累罚而不免于乱。”
也就是现在人太多了,并不能像以前那样有充足的衣食可以享用,人多财少,费事多却酬劳少,所以就有了民众争抢事件,就算有赏罚也避免不了国家陷入纷乱的局面。
这也是为什么韩非提倡限制人口的重要原因。
作为较少的提倡限制人口增长的历史人物之一,唐朝民间通俗诗人王梵志曾言道:“续续生出来,世间无处坐,若不急抽脚,眼看塞天”,“大皮裹大树,小皮裹小木。生儿不用多,了事一个足。省得分田宅,无人横煎蹙。”
还有明清时代的冯梦龙、洪亮吉也认为人口过多会加重抚养负担,导致社会贫困。至20世纪上半叶,一批学者受西方文化的影响,认为过多的人口会造成社会贫困,不利于经济发展,应限制人口增长并强化人口素质。
转到国外的历史上,出于对人口、环境、社会与经济之间关系的担忧,也出现了提倡控制人口的代表人物。
马尔萨斯作为18-19世纪著名的政治经济学家,在其著作《人口学原理》中,其认为人口是以几何级数增加的,但生活资料却只是以算术级数增加,这么一来,就会造成人口过剩的问题,出现饥饿、贫困与失业的现象。这种情况也被称为“马尔萨斯陷阱”。

图片[2]-全球有多少人口(全世界总人口数是多少)-欣欣百科网

所以马尔萨斯提倡对人口增长采取抑制措施,当人口增长达到食物供给限度时,发挥巨大力量进行抑制,至人口有所减少后,等食物再次丰富起来,人口再次增多,再次进行抑制,循环往复,则形成“人口波动规律”。
继马尔萨斯之后,个别社会学家如英国的普赖斯和卡莱尔在研究人口与食物的关系外,还对人口与环境、资源之间的关系进行研究,主张采取避孕、流产等措施限制人口的增长。
至20世纪后半叶,现代马尔萨斯理论出现。各类该思想的学家在人口与地球承载力的研究下,在其著作中普遍认为人口快速增长会导致资源耗竭、环境污染、战争爆发,甚至还提出“人口危机”、“人口爆炸”的观点。
当然,至于人口过多是否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是危言耸听还是警示,历史的经验和未来的走向将会给出答案。
人口究竟该鼓励增加还是减少
除了“增殖人口论”与“控制人口论”之外,当然还有其他不同的理论,对人口的数量持不同的看法。
如“适度人口论”就相当于两者的折中,人口不能过多也不能过少,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相协调即可。
其代表人物也有春秋时期主张“小国寡民”、较小城邦安置适度人口规模的老子,还有古希腊时期的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众多的空想主义者以及以法国人口学家索维为主要代表的现代适度人口理论的提倡者。
由于近代以来的“适度人口论”认为过快的人口增速会给环境资源带来巨大的压力,所以需要限制人口来达到人口、环境、资源三者的平衡,故也有人认为“适度人口论”算是“控制人口论”的适度性修正。
另外,还有“自然人口论”,也就是放任人口自我调节,不利用人为干预或行政的方式加以控制或推动。
在这么多人口理论中,“增殖人口论”与“控制人口论”可以说是一根木棍上的两端,哪一端比较重,或者说是否平衡,就看挑棍子的人是怎么放置人口、经济、环境与资源等等这些货物的了。
在古代,由于封建君主或者奴隶阶级的统治,在自给自足的经济条件下,人口是国家强大的象征,也是劳动力、税收、兵役的重要来源,对政权与经济的重视大于环境资源,多大统治者都是偏向于鼓励人口增长的。在重商时代,人口更是作为廉价的劳动力,能够给予经济更大的推动作用。
就好比说,色诺芬提倡鼓励人口,这也与其国家背景有关。
色诺芬身处在以农业为主的内政、以军事为后盾的外交需要的古希腊主城邦国家,以奴隶主阶级的利益为重心,充足的人口能够充分发展城邦国家的经济并扩大收入来源,其还提倡对作为奴隶的劳动力人口实施国家购买与租赁行为。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资源、环境三者矛盾出现,有限的资源与过多人口之间不匹配,经济快速发展与环境被严重破坏的矛盾,也就使得整个棍子往“控制人口论”这边偏斜了。
但随着低生育率、老年化问题的加剧,众多国家又纷纷重视起了人口的增长。

图片[3]-全球有多少人口(全世界总人口数是多少)-欣欣百科网

另外,在两个理论背后,也是“人口论”与“人手论”之间的价值取向问题。
在“增殖人口论”中,人们往往认为人作为“手”,生产更多的产品,促进生产资料的增加,带动经济的发展,故而鼓励生育;而在“控制人口论”里,人更多的是作为“口”,人肯定要进行消费,但是其创造却是相对的,消费属性强于生产属性,人越多,边际消费大于边际生产,大量资源被消耗,过多的人口就会对经济造成阻碍,对环境造成破坏。
随着社会与经济、环境与资源背景的变化以及价值取向的转变,曾提倡“增殖人口论”的,也可以转向拥护“控制人口论”。某一时期占上风的是“增殖人口论”还是“控制人口论”,就得看你认为人是什么属性多一点了。
还有另一种出路?
回溯过去,在过去的历史长河中,出于满足统治阶级政权、经济、军事的需求,人口得到增长;也曾由于对食物、土地等有限资源以及环境的担忧,提倡控制人口。
不过目前,随着各国经济得到发展,各类新技术层出不穷,人民思想的自主与解放,人口不单纯的只是依照人为干预或行政手段增减调整那么简单。
短时间内,低生育率与人口老龄化的问题也难以解决,人口总量大、地区人口分布不平衡的问题对环境、资源的压力也会持续存在。
有学者认为,无论是强调生产属性的“人手论”还是强调消费属性的“人口论”,面临现阶段各国的不同发展状况时,两者均需回答这么一个问题,即如何在有限的资源下,实现人类、社会经济、环境资源三者的协调发展?
于是,一种不同的理论被提了出来——“人脑论”。
这个理论是对“人口论”与“人手论”的转化,强调通过把人的素质进行提高,将“人手”、“人口”全都转化为“人脑”,利用人脑的创造力来解决人的消费属性问题。

图片[4]-全球有多少人口(全世界总人口数是多少)-欣欣百科网

人,首先需要生存,也即作为“人口”进行消费;然后谋求职业,在保证自身的生存下,再为社会的经济发展做出贡献,创造出更多生产资料与产品,是为“人手”。而当国家的经济水平发展到一定地步,时代进入到一个新的创新阶段,“人脑”应需求出现。
在农耕时代,土地是资源,粮食是财富;在工业时代,石油、钢铁等是国家财富;在信息时代,土地与资源已经不能决定一个国家财富的多少了。
像瑞士,作为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世界上最安定、生活水准最高、最富裕与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之一,风景优美。2018年,瑞士人均GDP达到了8.3万美元,全球排名第二。
虽然,不可能要求世界上197个国家全都像瑞士这样,但是,如同中国以及存在人口担忧问题的亚洲、美洲、西欧国家,还是可以充分利用人力资源带来的创造力,解决人口、经济、环境之间的问题。
人本身就是巨大的资源与财富,创造与智慧无穷无尽。曾经我国的原子弹也是从无到有,杂交水稻也遍布了数十个国家与地区,曾用7%的耕地养活了世界近22%的人口。
不过,从“人口”、“人手”转化到“人脑”,虽然是极好的提倡,但是,要普遍提高人的素质,开发利用脑力与创造力,也是浩大且艰巨的工程。或许未来,只有部分“人口”成为“人脑”,但也是社会极大的进步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1
评论 抢沙发
欣欣百科网的头像-欣欣百科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