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评价魏忠贤(历史上的魏忠贤是怎样的一个人)

在魏忠贤执政期间,大家提起他的时候,总是忍不住一脸敬佩:厂公廉、厂公好,厂公是大明的顶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很多地方都有魏忠贤的生祠,魏忠贤一时有了“九千岁”的称呼。

但对于失势的东林党而言,魏忠贤就是一个满手忠良血的屠夫。后世的普遍看法就是:魏忠贤是大搞党争,踩着东林党尸骨上位的。
图片[1]-怎么评价魏忠贤(历史上的魏忠贤是怎样的一个人)-欣欣百科网

早在天启皇帝病危之时,就有人判断魏忠贤即将失势。当天启皇帝病逝之后,立刻有人朝魏忠贤发难。有意思的是:率先发难的并不是失势蛰伏的东林党,而是魏忠贤的亲信。

第一个跳出来顶撞魏忠贤的人叫霍维华,时任兵部尚书,他公开表态:袁崇焕并未失职,魏忠贤罢免袁崇焕有失公允。

就事论事地说:宁锦之战时的袁崇焕的确没有失职,他兢兢业业地重修锦州城,并打退了后金的进攻。但魏忠贤之所以罢免袁崇焕,主要是因为袁崇焕浪费了大明帝国的大批钱粮辎重,最终却只能打防守战,平定辽东遥不可期。

换言之,霍维华的这个表态,是避重就轻。

关于袁崇焕和宁锦之战,本来就不是三言两语所能说清的。霍维华的这种态度,不能从表面来读,而是要解构其中内涵。

我们完全不必理会霍维华所言是否正确,只需要思考一点:既然你霍维华认为袁崇焕冤枉,为什么早不说晚不说,偏要等到天启皇帝病重垂危了才说?

如果执政的不是魏忠贤,而是东林党,那么霍维华“煽动舆论”和“挑拨造谣”的罪名肯定跑不了。因为现在是非常时期,本就该以维稳为主,你却跳出来大放厥词,这是想干什么?

可继位的是崇祯皇帝,他对魏忠贤这个人不感兴趣,只是对魏忠贤手中的权力感兴趣。在这种极端恶劣的环境中,魏忠贤也只能暗气暗消。
图片[2]-怎么评价魏忠贤(历史上的魏忠贤是怎样的一个人)-欣欣百科网

欺负人这种事,从来都是逐步升级的。当初是魏忠贤逐步升级欺负东林党,现在是东林党逐步升级欺负魏忠贤,因果报应。

有个天启年间的监生(国子监学生)名叫陆万龄,这位应该是属于做人没有下限的那种类型,他曾当众吹捧魏忠贤,说他可以和孔子相比。

不管是表面崇拜魏忠贤的人,还是表面憎恨魏忠贤的人,都对陆万龄的这种行为不屑一顾:马屁精。所以在魏忠贤即将失势的关口,陆万龄最先倒霉。

九月,国子司业朱之俊劾监生陆万龄、曹代请祠魏忠贤国学,宜罪,命下狱。——《明史记事本末》

陆万龄只是个小角色,大家只是通过这么一个小角色试水。可魏忠贤不敢反击,于是升维打击到来。

崔呈秀与霍维华并列,是魏忠贤的两大谋主之一。在攻击崔呈秀时,发生了诡异的一幕:大家一面歌颂魏忠贤,一面打击崔呈秀,并时刻拿崔呈秀和霍维华相比。

你们都是厂公(魏忠贤)最信赖的人,霍维华就知道犯言直谏,而你崔呈秀却只会阿谀奉承。把你这种人留在厂公身边,将是极大的危害!

这种斗争方式是值得肯定的,因为在霍维华反水的背景中,如果崔呈秀再出事,那么魏忠贤的悲惨命运恐怕就难以避免。所以朝臣一直很注意斗争的方式方法。

在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中,崔呈秀被罢免。

庄烈帝即位,其党知忠贤必败,内相携。副都御史杨所修首请允呈秀守制,御史杨维垣、贾继春相继力攻,呈秀乞罢。帝犹慰留。章三上,温旨令乘归。——《明史》·卷三百六·列传第一百九十四·阉党

崔呈秀倒台之后,试水行为终止。大家已经看明白了,此时的魏忠贤就是一只死老虎,他不可能再咬人了。既然如此,还客气什么?

十月廿二,陆澄源弹劾魏忠贤,崇祯皇帝不理不睬;

十月廿四,钱元悫弹劾魏忠贤,崇祯皇帝不理不睬;

十月廿五,史躬盛弹劾魏忠贤,崇祯皇帝不理不睬;

十月廿六,钱嘉征弹劾魏忠贤,并列举魏忠贤十大罪状,崇祯皇帝命太监读给魏忠贤听;

十一月初一,魏忠贤请辞,崇祯皇帝命他前往凤阳看守皇陵;

十一月初六,魏忠贤在一间破庙里上吊自杀(一说客栈)。
图片[3]-怎么评价魏忠贤(历史上的魏忠贤是怎样的一个人)-欣欣百科网

在某些畅销书中,把魏忠贤吹得神乎其神,好像只要魏忠贤愿意,随时可以颠覆大明帝国。这种说法,就是典型的“刻舟求剑”。唐朝的宦官或许有这本事,但明朝的宦官绝对没这本事。

从表面上看,魏忠贤似乎能够呼风唤雨:他的亲信正控制着锦衣卫,兵部尚书霍维华也是他的人。可霍维华的表现就是一个缩影,阉党内部并不团结。

更重要的是:魏忠贤的主子是天启皇帝,而非崇祯皇帝。主子去世,爪牙还有什么可倚仗的呢?

这个局面并不是崇祯皇帝设计出来的,从表面来看,崇祯皇帝从畏惧、到试探、到进逼、再到出手,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并没有什么高明之处。这种循序渐进的改变,只是出于一种人的本能。

魏忠贤之所以会落到如此地步,和后宫的客氏也有关系。魏忠贤上位,主要因为他是天启皇帝的心腹,但客氏与他友善的原因也很重要。

而客氏在后宫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与张皇后等人关系极差。天启皇帝去世之后,客氏率先失势,无人帮衬的魏忠贤实力大减,落得如此结局也就不令人意外了。

魏忠贤有罪吗?这是毋庸置疑的。但也必须承认:史书夸大了魏忠贤的罪恶。

在魏忠贤上台之前,大明帝国的北部边境问题就已经一塌糊涂了;在魏忠贤倒台之后,大明帝国的北部边境问题并没有因魏忠贤的倒台而有所好转,反而一直在持续恶化。

除了北部边境的问题之外,还有大明帝国的财政危机、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除了东林党胡扯的内容之外,没有任何一条证据表明:魏忠贤在其中起到反作用。

如果清除了阉党,大明帝国就能有起死回生的现象,那么魏忠贤死十次都不嫌多,可事实显然不是这样的。
图片[4]-怎么评价魏忠贤(历史上的魏忠贤是怎样的一个人)-欣欣百科网

很多人说起崇祯皇帝的时候,也总是一脸敬佩:总而言之,这个皇帝如何勤政、如何英明神武、如何爱民如子、如何勤俭节约。

不管人们如何吹嘘崇祯皇帝,都必须正视一个事实:大明帝国亡在崇祯皇帝手上。

的确,大明已经延续了将近三百年,在这个时间节点灭亡,实在谈不上多么令人意外。可问题是:这也不代表大家就能根据崇祯皇帝的外在表现,对他进行无限制的吹捧吧?

军事危机、财政危机、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他解决了哪个?你可以说人力难胜天,但你不能因此得出崇祯皇帝生不逢时的结论,这是哪跟哪啊?

有一个好皇帝,有一群好大臣,国家就能强大,人民就可以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童话故事里,而不是出现在现实生活中。

魏忠贤的瞬间倒台,给了崇祯皇帝极大的鼓舞:朕随便一挥手,不可一世的魏忠贤就倒地不起;如果朕再随便一挥手,后金大概也要灰飞烟灭;朕稍微努努力,超越唐宗宋祖指日可待呀!

什么叫不自量力?这就叫不自量力。

在那个腐化堕落的年代里,军队堕落无官不贪,这些问题都是综合性问题,绝不会像崇祯皇帝处置魏忠贤一样如此简单。这一切并非从阉党而始,更非从阉党而终。

魏忠贤倒台之后,东林党全面扶苏。他们开始大肆攻击阉党,经常把贪污腐败的帽子扣在阉党头上。可滑稽的是:崇祯初年抓了两三百个阉党,可崇祯皇帝似乎一直都没有富裕过。

按常理推论,既然阉党贪污腐败,抄他们家的时候应该就能搜出大批脏银,可无情的事实却是:从阉党家中搜出的脏银,依然无法令崇祯皇帝过上较为宽裕的生活。

是东林党在诬陷阉党吗?当然不是。阉党或许有些委屈,但在贪腐问题上他们绝不委屈,就明末那个烂环境,谁处于执政地位,都会吃得脑满肠肥的。

钱去哪了?我不知道,反正一定不是伟大而正直的东林党成员拿走了。一定不是!

崇祯皇帝虽然有些天真,但他不是傻子,在皇位上坐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大概有些觉悟了:自己从书本上学到的那些知识,根本应付不了官场上的老油条。

阉党被清理出政治舞台,就是一场纯粹的政治闹剧。清理掉阉党之后,无非是换一批人当官、换一批人贪污而已。
图片[5]-怎么评价魏忠贤(历史上的魏忠贤是怎样的一个人)-欣欣百科网

魏忠贤的历史形象非常有趣:在他呼风唤雨之时,大家都争先恐后地为他建生祠;在他被打倒之后,大家都在竭尽全力地抹黑他;在网络时代,网友有感于明末官僚的无能,又开始为魏忠贤唱赞歌了。

要我来说:评价历史人物应该客观,而不是带入主观意识,利用历史人物的故事,发泄现实生活中的不满。

魏忠贤本身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他只是有幸获得了天启皇帝的支持,才能站在明末的政治舞台上呼风唤雨,但大家都在极力回避这一事实,因为他们不敢把罪过推给天启皇帝。

在这种背景下,一个无所不能的邪恶太监闪亮登场,所有的人都说:如果不是崇祯皇帝英明神武,这个太监就会改变我们的历史。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8
评论 抢沙发
欣欣百科网的头像-欣欣百科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