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姬生平简介(赵姬的真名实姓)

以农耕为本的中国传统社会,注定了男强女弱的格局。
在长达数千年的男权社会里,女人可仰仗的,便是自己的子宫。
今天,以制造性别对立为本的伪女权主义者们,听见生儿子三个字就跳脚。
真实的历史中,母凭子贵的传统,造就了一大批靠生儿子爬上权力巅峰的女人。
她们生为统治者的女人,如果没能生出男丁,人生大概率会跌入尘埃。
登上权力巅峰之后,能否有一番作为,就要看她们的三观和格局。
千古一帝秦始皇的母亲——赵姬,在儿子亲政之前的那些年里,是整个秦国的最高掌权者。
只是她的一生,却沦为了后世的笑柄。

图片[1]-赵姬生平简介(赵姬的真名实姓)-欣欣百科网

一、无法选择的爱情
赵姬的真名实姓,于史无载。
她出身在赵国都城邯郸,又归于赵氏,所以史家便称她为赵姬。
吕不韦经商于列国之间,致千金之富。
在邯郸居住期间,身边无人相伴,便娶了这位豪门出身,“绝好善舞”的千金小姐,与之同居。
家人能够把她嫁给一个外来的商人,而且不是正妻,可想而知她在家当姑娘时的处境,应该不会好。
婚后的那些日子,是她人生最初的快乐时光,没过多久就有了身孕。
若不是吕不韦当时正在秦国没落王孙子楚身上搞投资,她的一生,或许就只有吕不韦这一个男人。
人生的种种际遇,从来就不是个人能够左右的,偶然间惊鸿一瞥,就可以注定这一生。
何况赵姬,是一个依附于男人而生存的弱女子,能够被吕不韦这样德才兼备的男子眷爱,就是她的满足了。
子楚得到吕不韦的扶持,被华阳夫人收为嫡子,因此对吕不韦感恩戴德,两人亲如兄弟。
子楚第一次在吕不韦府中见到赵姬,就为她的美貌而疯狂。
子楚生为庶子,自幼受尽冷落,在吕不韦这位大哥身上,才感受到一些人间温情。
对赵姬的一见钟情,或许是见色起意,但谁又能说不是真爱?
吕不韦知道赵姬腹中怀着自己的骨肉,当然从心底里不能接受。
子楚是他一眼就识中的一件奇货,需要囤积居奇,正在关键时刻,重要的一步投资,不可或缺。
赵姬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就像她无法知道自己腹中的孩子,是男是女。
吕不韦当然也不会把宝押在还在孕育中的胎儿身上,当时献姬与人是常事,但进门之前,都要验身。
被爱情冲昏了头的子楚,不会在意姬妾是否完璧,但接盘这件事,没人会接受。
赵姬没有选择权,不得不转身投入了这位已被立为嗣子的秦国王孙的怀抱。
太史公写史的笔法十分高明,赵姬至大期而产,也就是足月而生。
赵姬隐瞒自己怀孕的事实,最安全有效的办法,就是在嫁给子楚之前,将她与吕不韦的骨肉流产了下来。
赵姬的人生,最大的成就,莫过于生下了嬴政。
不幸生为男性的附属品,即使没有选择爱人的权利,也依然有选择生活的机会。

图片[2]-赵姬生平简介(赵姬的真名实姓)-欣欣百科网

二、权力是一步步熬出来的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嬴政的童年在囚禁中度过,能够给他最多爱的,也就是母亲了。
对于赵姬而言,孩子就是她唯一的希望。
作为一个母亲,即使失去全部,也要尽最大努力为孩子安排周全,但这并不代表母亲不会为自身考虑。
母凭子贵,赵姬做了子楚的正夫人,能熬过这段艰难岁月,未来就是大秦国母。
数年前长平之战,赵国已是元气大伤,秦国白起二次来伐,打到了邯郸城下。
趁着这个混乱的时机,吕不韦保护着子楚逃回了秦国。
赵姬母子,从此流落在邯郸城中,孤苦无依。两个曾经爱过她的男人,如今都玩起了失踪。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孟夫子的人生真谛适用于任何人。
赵姬选择了坚强隐忍,不管未来多苦多难,她都要和她的政儿,相依为命好好活下去。
信陵君窃来虎符,搬来魏国八万精兵,解了邯郸之围。赵王惊魂方定,就要报复秦国,杀死子楚的妻儿。
赵姬的娘家,此时对她和嬴政敞开了门,母子得以有安身之处。赵王是不敢轻动贵族的。
如是赵姬母子,在邯郸度过了数年暗无天日的凄苦日子,至子楚继位,才算苦尽甘来。
子楚虽又娶了韩国公主,生下儿子成蛟,对赵姬母子还是念念不忘,赵国不得不把王后和太子送回故国。
一国之后的崇高地位,对赵姬的苦难或是一种补偿,然而未必是她想要的。
子楚在位不过三年,便一命呜呼,年仅13岁的嬴政,成为大秦的统治者。
赵姬作为大秦的太后,掌握了整个秦国最高的权力中枢,辅佐她的人,莫过吕不韦。
他们是否还相爱,已经不重要,和爱情相比,权力才是最值得珍惜的。

图片[3]-赵姬生平简介(赵姬的真名实姓)-欣欣百科网

三、跟先人比,你不配
统治大秦走向富强的宣太后,虽然也执着于男欢女爱,还养了蛮邦君主义渠王为男宠,终是没有耽误国事。
对于爱情的欲望,和对于权力的欲望,宣太后拎得很清,所以才有了大秦的崛起。
赵姬和宣太后处在同样的位置上,对于权力的欲望却并不强烈。
她只想沉醉于男女情爱,想要和吕不韦回到从前,重新开始他们的感情。
女人一旦沉沦在爱情的欲望里,对于人生就失去了所有的志向,也就堕入了命运的深渊。
吕不韦务兼军国,日理万机,还要编纂《吕氏春秋》,断不能把时间和精力耗费在与她的缠绵欢爱中。
那个年代,太后守寡,不必讲究守节,想要找一些男子来解决生理问题,并不是不被允许。
吕不韦有自己的打算,也要让如狼似虎的赵姬得到满足,满足了她的欲望,就是对得起她待他的深情了。
嫪毐,这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市井浪子,以寺人的身份,拔去胡须,走进了赵姬的生命里。
情欲是人性的本能,然而一旦冲垮了理智的防线,便沦为了人性的罪恶。
赵姬与嫪毐避居雍宫,不问政事,前廷的一切都交给了吕不韦。
一天天成长起来的嬴政,对于王图霸业的渴望越来越强烈,只想能够快点长大,摆脱仲父吕不韦的控制。
直到有一天,嬴政听人说起母亲在雍宫的所作所为,无尽的耻辱感和危机感涌上了心头。
先人秦昭襄王,能够善待母亲与义渠王所生的两个胞弟,但嬴政做不到。
义渠王和两个私生子,之于宣太后,不过是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工具,一旦失去作用,且构成了威胁,就会毫不犹豫地解决他们。
而赵姬,被嫪毐在床上征服,生生把自己变成了他的附庸,什么国家利益,什么母子亲情,都可以弃如敝屣。
嬴政一边在宗庙做亲政大礼,一边早已安排兵马,在咸阳宫恭候叛军。
嫪毐兵败,嬴政下了死手,既夷其三族,又将母亲与嫪毐所生的两个胞弟装于囊中,掼死阶前。
赵姬的世界,就此天塌地陷,再也没有了可以依靠的。
她一度沉睡在为自己编织的美梦里不愿醒来,却不知再温柔的美梦,终是幻境。
一夕之间,就像绚丽的肥皂泡一样,破灭得无影无踪。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208
评论 抢沙发
欣欣百科网的头像-欣欣百科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