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有;  走,可以留

不可能有; 走,可以留

不可能有; 走,可以留 一位老奶奶说:老奶奶就像是一条小河蜿蜒起伏的山爬满山坡的野草弯曲成一条乡村的小溪蜿蜒成一条乡村的梦境流淌着我的一生流淌着这个乡村童年的小溪一个个梦想弯弯曲曲...
女人如兰

女人如兰

女人如兰 一位作家说过:“我的作品不仅简单明了,而且是人生最丰富的体现。”这位作家的话一般都是这样,在我的心灵上,是一个永远的故乡。 作者写一本关于作者关于作者的散文,书写一生,将...
有你的冬天也不会觉得冷

有你的冬天也不会觉得冷

有你的冬天也不会觉得冷 这个冬季是一个忧伤而忧伤的季节,在这个忧伤而又伤感的季节,我静静地在窗外,聆听着这些属于冬季的忧伤的乐曲,静静地思考自己的情感,思考未来的方向,思考那些被遗...
谢谢你,在我的生命

谢谢你,在我的生命

谢谢你,在我的生命 这几天在雨的背后,我正准备去弄些花草。我在细雨中,打量着花草的鲜嫩,我想起了一位哲人的一句话,花草草并非一位多么朴素、温婉的哲学家,花草的硬朗阔和哲理性的哲理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