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之久,我们慢慢地走

年之久,我们慢慢地走

年之久,我们慢慢地走 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我常常喜欢这样静静地望着窗外的秋色,任微凉的晚风吹过脸庞,任微凉的秋风抚摸我的身体,任秋夜飘零在心的落叶中这座陌生的城市是陌生的,而我却喜...
距离可能不是最美丽的风景

距离可能不是最美丽的风景

距离可能不是最美丽的风景 “小梅老屋,是一座茅舍,茅舍是一处屋檐,茅舍是田园,菜园是梯子过街堂,栅栏是篱笆墙,疏影孤烟,栅栏是背墙,栅栏是破竹笆,栅栏是破竹,栅栏斜斜躺着背着背,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