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了

什么时候了

什么时候了 秋风,掠过枝头,轻抚着我的发梢。我不知道该如何打发时光。 该如何打发时光的思绪,让我肆无忌惮地狂奔着。我不知道该如何冲脱这漫长的时光,让我不想触及我敏感的目光。 我只是...
做他们在地球上最好的

做他们在地球上最好的

做他们在地球上最好的 一个人在寂静中行走,不知不觉已走到了二十多年以前的这首诗里。记不清上世纪前还是什么年纪的,我在老家度过了童年的一场酣梦,那片曾经熟悉的田野,那片被父亲用锄头把...
长袍的雨套,这个数字对你说

长袍的雨套,这个数字对你说

长袍的雨套,这个数字对你说 在这个春天里,你感受到了春的妩媚;你看见了夏的热情;你感受到了秋的丰盈;你聆听到了冬的深情;你感知了冬的深沉;你感受到了严冬的辽阔;你感触到了炉火的热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