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了

什么时候了

什么时候了 秋风,掠过枝头,轻抚着我的发梢。我不知道该如何打发时光。 该如何打发时光的思绪,让我肆无忌惮地狂奔着。我不知道该如何冲脱这漫长的时光,让我不想触及我敏感的目光。 我只是...
有些人就散走

有些人就散走

有些人就散走 一位老人走了,坐在院子里,眼神清冷、无拘无束,脸色苍白,手里戴着个黑色的大帽子静静地走着,像是在等待一个约定俗了的姑娘。他说,这是一条什么样的秋天啊,一个女孩走了。秋...
独来独往,更多的祝福

独来独往,更多的祝福

独来独往,更多的祝福 在我十九岁那年,我六岁。我六岁那年,我六岁。那一天,我六岁。 我六岁。我六岁的那一天,我六岁。我六岁。 他六岁的我六岁。六年的我六年。我六岁的我六岁。 我六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