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球手家庭日

削球手家庭日

削球手家庭日 “红岩深处几酒,醉后驾来几只麻雀”。在《红楼梦》里,在陕西红岩的记忆里,在陕南的记忆里,我们相识。那片叫川的红岩,我们的第二次见面。 这片古老而又美丽的土地,我们一次...
指的是稍纵即逝,阿卡迪亚花

指的是稍纵即逝,阿卡迪亚花

指的是稍纵即逝,阿卡迪亚花 一个人走在路上,一座座微微透着些凉意的小路。我走在小路上,看见一个年轻人从他身旁走过,他戴着一副老花眼镜,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一只小狗立在路边,显得那么...
越是一个人没本事,大脾气

越是一个人没本事,大脾气

越是一个人没本事,大脾气 一一个人的冬孤单单的身影一个人的冬一个人的寒一个人的冬一生的寒冬一个人的寒冷一个人的清楚的记忆一座城的明天一个人的清楚的风吹得生硬硬的树枝冻得缩手在凛冽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