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你已经通过千帆走了,不染尘埃年

可能你已经通过千帆走了,不染尘埃年

可能你已经通过千帆走了,不染尘埃年 这个冬天,窗外透进一抹微微的暖色,窗帘轻垂着几丝朦胧,不知是谁在娓娓叙说着离愁,诉说着离愁,诉说着离愁。记忆的埂上,那一束束光的花蕾,娇嫩的小草...
随着其他人,请携带您的真诚

随着其他人,请携带您的真诚

随着其他人,请携带您的真诚 一个人在静静地坐着,看着时光在指间的流逝,在记忆的深处,某个角落里的某个人,某个角落里的人,某个角落,某个时刻,某个地方的人,某个方向我的来过,我记不起...
返回顶部